我現在心情真是糟到有剩,來講講以前沒講過的事吧。

我對運動一向沒有什麼太大的愛,老天爺忘記給我這種細胞,連跑百米都可以讓我跑出十八秒這種可怕的成績。

包括我的柔軟度。

看過Azumanga Daioh(笑園漫畫大王,我實在很不喜歡講出這個翻譯),裡頭的春日步、大阪的柔軟度有多糟應該是有目共睹,我一開始看的時候覺得好可愛,後來發覺自己跟她是同一類的……這完全可愛不起來。

是的,我碰不到自己的腳指,站著的時候勉強可以,坐著的時候我的身體大概可以往前伸個25度角吧。

vvv777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